5.24 悼

      这两天给姥爷烧了一点点纸回来了。顺便打心眼儿地确认了,姥姥姥爷走了之后,肯定都是仙人,特别是姥姥,哈哈~

      和前两天不一样了,看到姥爷的遗容之后,再想起他的时候回想起他用河南口音叫我的时候,“jiǎngnàn啊~”。都不叫我小名,直接叫大名的姥爷,然后就会难受。其实姥姥姥爷因为一直很疼我而且很体谅人话又少,所以关于姥爷,留下的些许印象居然真的都不算波澜,算是那种日式的,矫情一点,那种绿川幸的那种,牵着手慢慢走那种。

      姥姥会亲我抱我,姥爷的表达方式就含蓄委婉很多了。想起来还是他帮我签字,陪我参加当时少年宫的小提琴班级个人表演,当时那个还能自如活动甚至一个人骑车去偏僻气象站的姥爷。还有想起来自己觉得惭愧的,那年我日光性皮炎他和姥姥带着开封菜来看我的时候,我当时还在用Administrator偷偷玩冒险岛来着。还有,不记得原因的,和姥爷的争吵娘还逼着我去给姥爷道歉的回忆……

      和我那个爷爷不一样,姥爷的身教远远远远远大于言传,话也太少了啊这个死老头,走了之后让后辈一点回忆的话语都没有。边打字,眼泪停不下来……

      姥姥太坚强了,娘说,周一姥姥扶着姥爷的床,沉默了好久,但都没有哭,直到看到我回来了,在外的孙辈们回来了,抱着我哭,说“宝宝啊,姥爷没有了”。我原来不想哭的,门口那个KY的大伯调侃我说“回来哭了啊”的时候,心想着不会再哭了,眼泪都流掉了啊我这么高冷的啊,原来不想哭的。但是看到姥姥坐在姥爷的遗体旁边,眼泪就流下来了。

      今天之前,从来没有人和我讲过姥姥姥爷他们的过去,父母家人,当然我自己也完全没有打听过。姥姥说,姥爷享福了啊,没事的,她自己父母48岁就早逝了……我说我都不知道。大姨她们组织着准备把姥爷的病床(那种病房里的可以摇起来的那种床)捐给敬老院,姥姥都同意,但是说什么遗像啊遗照啊敲锣打鼓的东西全否了,说姥爷安安静静了一辈子,这些都免了好,遗像遗照也不用,姥爷在大家心里就行了。姥爷在天之灵能知道自己这辈子的伴侣这么通情达理,能有多欣慰啊。

      周五考神经病,如果缓考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可能影响毕业我放弃了,因为这么不争气的我自己已经有可能延毕了(反FLAG,实在是赶不上姥爷出殡,也碰不上从苏州赶回来的二表姐,从澳洲赶回来的大表哥……我心里寻思着,每回这种四世同堂的时候我都赶不上为什么啊!每回拍全家福都不带我!这回连算好了的给姥爷出殡日子的一次机会都不给我,老天啊太残忍了!

      其实我有一百次想过姥姥姥爷去世的场景,我都不想它们具象化……姥爷真是温良恭俭了一辈子,在应该颐养天年的岁数,患上了帕金森综合症,百般求医无效,只能靠美多巴着,随着年岁渐渐加重,到现在的生活质量的严重降低,真的是……生……不如死……

      姥姥,父母辈一直坚守在他身边,但是时光也在削弱着他们,姥姥从一个胖乎乎的老太太变成现在这样瘦骨嶙峋体质糟糕胃肠又差,几个姨妈也因为经常拉姥爷留下了手臂和腰背的后遗症。我只能尽最微弱的力,回家帮忙照看姥爷,帮姥爷洗澡,帮姥爷处理卫生,心里就引以为豪得没命呢,恨不得告诉其他几个孙辈说老子这么孝顺你看看你们这些垃圾。假期却很怕去906,那个有些寂寞的房子,吃完饭马上就走,陪在姥姥姥爷身边也不知道和他们说些什么,嘴笨成这样……偶尔陪姥姥去楼顶,种种那些用发酵臭臭的天然肥料培育的,健康的但是臭臭的葱。在姥爷身边却不知道要干些什么,说些啥他也有时候回答你有时候可能听不清还是说不动,静静坐着,被压垮的脊梁颤颤巍巍地竖立着,吃力地试图稳住不受控制的四肢。

      突然就走了,再也没有那个喜欢说“谢谢你啊,jiangnan”的老头……想起来都,这个这么知道懂得感恩的老头,老天太残忍了。家里人都成双成对的,我也没个谁说说,就去找了知心马陆菇,边哭边微信骚扰她,告诉他姥爷平淡忠厚又勤恳的人生,他的成功。姥爷本人可以说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他和姥姥的成功是培育成就了他们膝下满堂的子女儿孙,灵堂里四五十个大花圈挤在一起,姥姥特别平静地说,是他的“福气”。

      姥爷走得安详,遗容大概是收整过了,带着笑的。由于帕金森的影响有些面瘫,该说是幸还是不幸,脸上皱纹很少,和七十来岁拍的照一个样儿,老头子大概是没啥烦恼了最后。

      气象工作者嘛,姥爷走了之后大概是化成了风,化作了雨,化作了云,那姥姥和她的老本行一样,最后会变成落红变成春泥,老两口倒是白云和黑土了(笑)。名字好听,上个世纪的高级知识分子,身材正好,长得又好看白白净净,眉清目秀,直到这两年眼神才有一点点恍惚,和马陆菇说搁今儿那是汤姆苏的等级。我眼里的那种谦谦君子不过如此了,姥爷一定是变成清风飞走的那种,一定是。

      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目睹亲人离世,还是至亲,感慨颇多,不知道随着我从医和往后的经历会不会变得冷血一些,可能会吧,我本身又对我爹那边的长辈没什么感情,只能求求时间慢一点,老天轻一点,再给姥姥一些岁月,刚刚被姥爷成全解脱,再享一点儿孙福吧求求你了。

      哭成了傻逼,字儿码得越多越难受,以上吧

      姥爷,外孙不孝不能送您最后一程,走好

评论
© 芄兰之支|Powered by LOFTER